汗青格勒特色文创体验馆
商城分类
  • 非遗文创
    手工艺
    木雕烙画
    羊毛类
    特色工艺品
    非遗原生态体验馆
  • 生活体验馆
    海西最具特色店
    德令哈最具特色店
  • 柴达木枸杞
    黑枸杞
    红枸杞
  • 智慧书城
    本土图书
    本土音像
    本土
  • 旅游摄影
    柴达木旅游
    柴达木图片库
    摄影家
    主题展览
    画家
  • 书画展厅
    书法销售区
    美术销售区
    书法家
  • 传承馆
    特色传习所
    传承项目
德令哈农场建场经过-----------颜宗泰   第73页
2015-06-18 00:00

德令哈

农场建场经过

青海省第一个大型国营农场———德令哈农场创建于1954 年2 月。在艰苦创业的年代里,我在农场工作了近4 年,现就回忆所及,将建场经过记述于下:

农场组建的头一年,省农、水利部门专门组织了一支技术力量前往德令哈地区进行勘察规划工作。省公安厅劳改局的农业行家杨荣光和测绘工程师瓦寿天同志也抽调参加配合工作。勘探队驻扎在德令哈偏西部的德里克小村庄,在当地区政府的支持与群众的热情帮助下,踏遍了方圆百多公里荒无人烟的芨芨滩、沙滩、盐碱滩、芦苇塘和沼泽地,经过半年多艰苦努力,终于摸清这一地区土层肥厚,日照和水源充足,具有发展农业的有利条件和前景。随后,省上将建议开办大型国营农场的可行性计划与完整的资料上报国务院,很快得到了批准,第二年春,农场组建组在西宁宣布成立。

(一)

创建德令哈农场的主力军是刚刚完成民和县东垣渠水利工程任务的民和县水利支队,农场场长由该支队长郝登阁担任,厂部设有各职能科室,下设6 个作业大队,劳力主要是犯人。当时我任农场副科长,负责与当地政府和群众联系,采购役畜,调运口粮、籽种等事宜。

进场的首要任务是筑路。当时,从西宁到德令哈的路是非常难行的。西宁到茶卡,这一段青藏公路虽不平坦,但还可通行汽车,过了茶卡,经莫河去希里沟,就仅能通行马车。希里沟以上赛什克、克腾一线纯为白刺、小灌木丛生之泛浆地带,解冻前马车尚能勉强通过。若从希里沟北进,绕野马滩芨芨大草原,连马车也通行不了,比南路还远40 公里。为了早进规划区,开荒造田。不误农时,抢墒春播,决定先从南路进德令哈。

2 月初,德令哈地区还处在寒冬季节,第一批筑路大队由大队长王邦举等人带领开始了艰难的筑路行进曲。

汽车把我们送到茶卡后就无路可走,我们雇了当地牧民的几辆马车运送帐篷、灶具、面粉等重要物资,其余行李、工具均由自己背行,30公里的路程整整走了一天,天黑才到达莫河。

时犯人们穿的是新发的黑斜纹布棉衣(每套新棉花4 斤),每人一件老羊皮白板大衣,铺盖则是一条小毛毡,由于出发前思想工作做的扎实充分,物资准备比较充足,因而一路上犯人情绪较为稳定。干部们也是身穿白板带襟老羊皮衣、腰系皮带,为了方便脱出右臂皮衣袖子(似藏民打扮),看起来十分干练。

筑路大队任务是:“边修,边通,边通边好”。从莫河开始向德令哈修南线简易公路,每天进展一二十华里,从泛浆地到德令哈修了半个多月,考虑到南线解冻后路面会泛浆,汽车不能行走,我们做了两手准备,即由大队长武长生、教导员张明亮带领部分犯人,按指定路线从希里沟北进老虎沟,走野马滩、泽令沟,一边修,一边前进。这个队也以每天十华里的速度修了近一月,北路修通。于是,大批的建设物资就由这两条简易公路源源不断地运进了德令哈农场。

(二)

大规模的农场初建工作展开了。首先,在全厂干部、职工、劳力中进行了一场“安下心,扎下根,开花结果建设新家园”的思想教育,大家坚定了“以农场为家”的信心和决心。第一批进场的干部大多是战争年代过来的革命老同志,他们不但是指挥官,而且是深入生产第一线的带头人,在他们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作风带动和影响下,全厂干部职工人手一镐一锨也投入了紧张的建厂劳动。艰苦劳动能磨砺人的意志,大家手起茧脚磨烂,却没人叫苦叫累,反而干的更欢了。

当时,除抽一部分人参加扩充改造原村民浇地的水渠外,还抽出一部分犯人去北山伐木,打土坯,准备盖房子。大部分人便投入了开荒播种。播种工作除雇用群众的少数黄牛马匹,拉畜力播种机外,绝大部分靠人力播种下籽。干部们比犯人早起晚睡,一同进行播种。农场那时还没修起围墙,我们只能划一条警戒线,晚间武警站岗,干部们也轮流值班负责检查安全。

盆地的气候十分恶劣,变化无常,干旱少雨,一年有8 个月是风季,随时狂风乍起,刮得天昏地暗,风沙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第一年我们都住帐篷,用马脊梁单布做的帐篷虽然全部用一根粗麻绳从篷顶横拉,有七八个橛子固定在地面,但往往一刮起狂风,帐篷就被掀起或吹倒。有时,一晚上要起来压几次帐篷。到了夏季,天气炎热,帐篷里象蒸笼一样闷的人喘不过气来,根本无法休息。在那艰苦的环境里同志们还十分乐观,想出办法在帐篷内挖了1 米深的坑壕,人睡进去十分凉爽。后来有人还别出心裁,在帐篷里挖好土台桌子、土台凳子,上面铺张报纸或一块布,称为很讲究的“土沙发”。

酷夏,盆地芨芨滩、沼泽地上蚊子特别多,小蚊子专叮人,还有比苍蝇大的牛蚊子,一群群像团团烟雾一样,遮天盖日黑压压扑过来,咬得人手、脸都肿红了,奇痒难熬,严重的糜烂化脓,久久不愈,痛苦不堪。场部立即想法置备纱布做成头套每人一副,直套到脖子上,赤日炎热,使人十分难受。每到晚上,帐篷前或院内到处煨草烧粪,滚滚浓烟弥漫荒滩,用此办法熏蚊。直至第三年,把蚊蝇赖以生存的沼泽水引为活水,挖掉席芨草墩,才逐步减少了蚊害。

我们刚进场时,由于交通不便,很难吃到新鲜蔬菜,致使不少干部和犯人患了夜盲症,视力减退。据说吃半块羊肝就可愈,可哪里去找羊肝呢?附近蒙民养的绵羊很少,经过动员才买回来十几只老弱羊,经农场的郝生栋医生想办法配成针剂给大家注射,治疗效果较好。同时我们发动大家挖野菜下饭以解燃眉之急,接着又种了二三十亩菠菜、白菜、萝卜、芹菜等,以后情况有了好转。

农场虽规定休大礼拜,但农忙秋收时节,大家夜以继日地干,很少休息过,绝大多数干部从没叫苦喊累,表现都很好。农场第一年种地8200余亩,秋后打碾粮食400 万斤,油料20 万斤,基本解决了次年的口粮籽种,入冬时,已盖成简易房屋近万平方米,全场干部、职工、武警及犯人都搬进了房屋。

(三)

组建农场时,场领导十分注重与当地蒙民群众、宗教上层头人建立和睦关系,认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有事多商量,互相支持、密切了场群关系。当时,农场还成立了管理委员会,上级派杨文锦(蒙族,海西公安处长)任主任委员,桑洛(蒙族,原都兰蒙族自治区副主席)、索南木邦杰(蒙族,原都兰三区蒙族大王爷)任副主任委员,廖永和(老红军,都兰三区区委书记兼区长)、郝登阁等人任委员,定期召开会议研究过问农场的大事,和当地政府与群众的联系工作。为了促进与当地蒙民群众及上层人士的友好关系,还调进蒙族干部希里布(原都兰三区公安特派员)任场部科长、桃加(原为村长)、多日杰等同志到场里工作,他们为密切场群关系起了桥梁作用。场领导也经常与当地党政领导加强联系得到支持,并主动拜访民族宗教上层人士联络感情,了解情况,使农场和群众的真挚友情日益深厚。

我们的工作得到了群众的热情支持和帮助。1954 年春夏,农场人员几十万斤的口粮和籽种,全靠都兰地区蒙族群众的骆驼及天峻藏族群众的牦牛从希里沟等地运进了德令哈,附近十余盘水磨当即为农场加工面粉。我们进行春播时,附近农牧民主动借给牲口帮助播种。我们也积极为当地农牧民解决他们的困难,如小型铁木器、镰刀、马掌加工等无偿供给牧民群众,满足他们的需求。场汽车过往茶卡、西宁总是热情地让牧民群众搭车。最使牧民群众欢迎的是农场医院热情地为他们免费治病送药,还专门抽出几顶帐篷和房子为来往治病的牧民群众提供住宿方便。有的重病人来不了医院,农场则派医生往返几十里路上门看病。因此,德里克村的群众说“共产党办的农场实话好”,并纷纷要求也加入农场。

五十年代初期,柴达木地区刚解放,当地土匪及流窜在牧区的马步芳军队散兵游勇时有抢掠、骚扰活动,暗藏的敌人也在蛊惑人心,妄想破坏新生的人民政权。这时农场陆续调进大批犯人,我们格外警惕,严加防范,当时光靠农场自身的警力是不够的。因此,农场先遣工作组成员在倒淌河、茶卡、希里沟等处设站,请求当地人民政府机关和民兵组织的协助配合,附近蒙民群众也积极协助我们搞好警戒工作。多年来,农场几万名犯人没发生过大的事故。

(四)

为了加快农场的发展,第二年购置了部分农垦机械,开荒达三万余亩。为了提高亩产量,还搞了实验田,经过几年反复试验,终于培育出了春麦冬播的优良品种“德农一号”大红麦和大白麦。这种冬播小麦春季长势茁壮、良好,改变了春播时间长、灌水不足、出苗不齐的缺点,较春播小麦增产近二成。以后逐步加以推广,都获得粮食高产。这一成果得到了中国农业科学院的肯定和奖励。

为了解决农场及附近群众的水源问题,省水利局汪福祥队长带领测量队经过8 个多月的实地测量、规划之后,于1955 年起开始挖渠,一年时间修主干渠约35 公里,加上支渠达150 余公里,至1956 年全部完成了水利配套设施。

当时,农场还购进大批牛、马、羊,进行改良繁殖,还引进了八九头“哈白”良种猪和青海土种猪杂交改良。到1957 年春,农场发展猪万头以上,不但提供了职工的肉食,还为生产提供了大量的优质肥料。

1956 年农场根据公安部提出的劳改企业贯彻“改造第一、生产第二”,并坚持“农业保粮食、工业保收入、以工支农、以工促农”的方针,抓紧建设粮、油加工厂、电厂,并开发了煤矿、硼砂厂、硫磺矿等30 多个独自核算的中小型企业。

农场保收粮田通产达到600-700斤、单产最高达1500 斤,到1959 年总场已开垦10.8 万亩,产量达4000 余万斤,加上怀头他拉、尕海、戈壁、泽令沟、苏吉、赛什克、野马滩等分场已近30万亩麦田,粮食总产1 亿多斤,油菜籽几百万斤,成为柴达木的“ 粮仓”。

盆地后来又相继开办了香日德、诺木洪、格尔木等农场,德令哈农场不但调去不少技术力量,还代培了不少技术员,介绍提供了农牧业生产的经验资料,对这些新建农场起到了促进作用。

德令哈农场的创建和发展,特别是在高寒地区粮食获得大面积丰产,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北京农科院金宝善院长、小麦专家蔡旭等同志亲自前来察看、了解并予以指导。1958 年公安部在德令哈农场召开西北五省区现场观摩会上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鼓励。

今日的德令哈农场,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往日的荒沙野滩已绿杨成荫,厂房耸立,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回首当年创业的艰辛历程,感慨良多,特以此片断回忆,以叙纪念尔!


100%正品
正品保障 假一赔十
低价保障
缩减中间环节 确保低价
30天无忧退货
国内退货 售后无忧
满88包邮
部分特殊商品除外
服务保障 正品保证 7天无理由退换 退货返运费
支付方式 银行转账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商家服务 培训中心 广告服务 服务市场
物流配送 免运费 海外配送 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