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我热爱的第二故乡----------金先道   第22页
28
作者:金先道

柴达木——我热爱的第二故乡

金先道

故园此去千余里,春梦犹能夜夜归。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正值全国上下掀起社会主义建设高潮之际,我积极响应党和祖国到“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召,报名到遥远的边疆参加开发与建设。

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了,我在这异域他乡究竟做些了什么呢?在我有生之年,也该向孕育我的生命,铸造我最早的梦想、追求和信念的故乡有个交代,免得终生遗憾。

当时,只有17 岁的我,怀着一腔热血,豪情满怀,依然告别了故乡,告别了亲人,从上海招干来到边远的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走过了风风雨雨半个世纪的历程。

从此,柴达木成了我第二个故乡。在这里,我们这一代人奉献了青春献子孙,留下了开拓的足迹,经受着艰苦生活的磨砺和锻炼,铸就了独特的柴达木艰苦创业的可贵品德和精神。

半个世纪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而在个人的一生中,却是那么的漫长和遥远。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即使在最艰难的逆境中,我什么时候也没有忘记故乡的水,故乡的情,故乡的人啊!是第一故乡甘美的乳汁把我喂哺长大,给我插上坚硬的翅膀,飞向遥隔千山万水的异域,怀着逆风展翅,励志图强,报效祖国的志向,和边疆各族人民一起开发和建设柴达木。是第二故乡的风霜雨雪,大漠的“早穿皮袄午穿纱,晚间围着火炉吃西瓜”的艰苦奇特的环境,造就了我顽强的意志和坚韧不拔的性格。第一故乡和第二故乡在我的心中是根与茎相连的命脉,是永远不会分离的。

坚定信念   艰苦磨炼

我感谢上海孕育我生命的根,感谢青海培育我做人的茎。那时候,柴达木气候十分恶劣,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我们初到柴达木时,中共柴达木工委、柴达木行政委员会的首府设立在大柴旦。这是一个典型的刚刚崛起的高原新城,在茫茫大漠之中,只此孤域孑然而立,万里之间,竟无一丝绿色,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棵草,没有一星信息预示着生命的灵动。狂风肆虐,乱石顽劣,黄沙弥漫,空无飞禽,地无走兽,空气稀薄缺氧,气候十分干燥,可谓是“黄埃散漫悲风飒,碧

云暗淡斜阳下”。平时见不到一颗青嫩的蔬菜,见不到一点绿色的生命,而每天都是“黄花罐头干粉条,海带腊肉大锅熬”的饭食。

我们住的是薄薄的帆布帐篷,终是难以抵御帐外狂荡的风沙,风暴毫无遮挡地自大漠深处席卷而来。帐内、桌子、床上黄沙蒙蒙,厚厚一层,每天不知要打扫多少次,却总是无法打扫干净。尽管帐内还生着熊熊的火炉,但第二天起床,满头黄沙不说,被头上,眉毛上还结起一层雪白的冰凌,暖壶里的水也结成了冰块,好冷啊!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生活条件更加艰苦,每人每月供应二十斤口粮,为了为国分忧,为民担愁,每月还自愿为国家节约二斤粮食,不足时,就用麸皮、骆驼草根磨粉填补。我们都认为这是一项光荣的政治任务,都乐意的心甘情愿地与国与民同甘共苦,共度难关。

那时候,柴达木交通十分不便,每次出差能搭乘上一辆大卡车,那就是很幸运的事了。路,都是刚筑不久的沙砾路,路面凹凸不平,车子上下颠簸,闹得人气血翻腾,头晕目眩,口干舌燥,鼻流血不止,心跳气急,呼吸困难。车向前行驶,车后尾便随之卷起漫长的沙龙,紧跟车身弥漫天空,覆盖大地。当车停下时,沙龙又向车厢反扑过来,人坐在车厢内,全身上下盖上一层厚厚的黄沙,只有两只眼睛在翻动,才显示出还有生灵的存在。车况也十分差,抛锚是常有的事,车行在途中,都是停停修修,往往只有几百里的路程,有时要走几天几夜,在风里、雪里、雨里或夜间都蜷缩在车厢内,头顶蓝天,经受风吹雨淋、严寒的考验。

尽管进盆地时发的皮帽、皮手套、毡靴和老羊皮大衣,穿在身上却没有一处是热的,腿被冻得僵硬,似乎感觉不到身上还有两条腿的存在,下车后连路都不会走。

车子在深山荒野中抛锚也是常有的事。刺骨的寒风,冰冷的雪花落在身上,像钢锥似地刺痛着全身,前没有村,后没有店,饥寒交迫这还不算,野狼的威胁,叛匪的猖獗,更让人提心吊胆,毛骨悚然,可怕极了。

到农村牧区工作,和广大农牧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这是一项铁的纪律,首先要过四大关,即:劳动关、生活关、骑马关、语言关,才能开展正常工作。

在农业点,高原三四月份的天气,仍然十分寒冷,也正是风季,每日从早到晚,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在这种恶劣的气候下,白天和乡亲们一起开荒,平整土地,挖垄沟,浇水播种,双手磨起血泡和老茧,下工时,还要捡些干

草,白杞条带到住处烧水洗头、洗脸、洗脚,即使累得腰酸背痛,饭都不想吃,但每晚在酥油灯下,组织乡亲们开会学习,贯彻党的方针政策是雷打不动的。

在牧区,我们每天饭食都是吃酥油、炒面加曲拉。手抓羊肉锅开即食,当刀子把肉切开时,还流着一股鲜红的血水。喝的是羊奶或牛奶,有时也喝驼奶和马奶。因初到蒙古包(或藏包),生活很不习惯,就吃了吐,吐了又吃,有时胃里连

一点胆汁也被吐光了,两眼冒着金星,额头上的冷汗像水珠似的流下来,胃和小肚疼痛,四肢无力,为了工作,仍坚持吃呀,吃呀!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终于闯过了生活关。

牧区的草原都分布在深山峡谷和茫茫的戈壁滩上,要到这些地方工作,不是要走山高坡陡的羊肠小道,就要走茫茫的沼泽泥潭。牧民们居住的帐篷也很分散,相隔距离远,经常搬迁流动,马是草原上唯一的交通工具,如不学会骑马,在草原工作就寸步难行了。为了学习骑马,我经过无数次的摔打,有两次遇险差点丢掉了生命,又闯过了骑马关。

语言是人与人之间互相交流的重要途径,语言不通,就无法开展工作。组织上虽配备一名既当翻译又当向导的蒙古族老乡,但他汉语讲的并不好。为了克服语言上的障碍,我无论到什么地方,总要随身携带钢笔和本子,每学一句蒙古语(或藏语)就随时记下来,然后再用汉语注音进行交流,情况才有了转机。

为把党的关怀和温暖带给广大农牧民群众,严格执行“三同”的纪律,每天清晨,我总是早早起身(睡的是用羊粪铺在地上的毡子上),帮助主人不是打酥油,磨炒面,就骑马到山沟里去驮水或背水,回蒙古包后,喝完奶子,吃完炒面,就随主人去放牧。下午回来,或挤奶,或到草原上去捡牛粪烧水做饭。

在机关,我们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如果有三五个或七八个人在一起,就有可能来自三五个省市或七八个省市,大家都是抱着开发柴达木,建设柴达木的共同目标,共同追求来到一起的,彼此都十分珍惜和爱护这种特殊的人际关系。

在那个年代,我们无论在机关、农村或牧区工作,大家在一起,相互之间都是那么的真诚,那么的坦率,那么的自然,使你在这个大家庭的集体生活中,感到温馨和快乐,让你在这遥远的异域他乡,忘记了孤独、寂寞和思念亲人、思念

故园的苦恼,这种集体之爱,同志之爱,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风气真正得到了发扬光大。

尽管东西南北生活差异和习俗的不同,但在这个革命的大家庭中,我们都能互相关心,互相尊重,以诚相待,忘我为人,相互关系处理得非常融洽。即使互相之间产生了某种矛盾或误解,互相也能开诚布公,坦率而自然的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又是那么的真诚和认真,事后又和好如初,甚至更加亲密和信任。

人与人之间,没有嫉妒,没有仇恨,没有相互拆台或勾心斗角的坏思想、坏习惯,大家为生活在和谐友爱的氛围中感到无比的亲切和温暖,那种纯洁无私的爱是高尚的,真诚朴实的爱确实感人啊!

在工作上,大家都能团结互助,不分份内份外,无论做什么事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什么时候有工作,有任务,就什么时候去干,甚至带病工作,加班加点。人消瘦了,眼睛凹下了,布满血丝,身上浮肿了,十个指头肿得都弯不下

来,任务完成后也不休息,仍照常上班。

为了撑起大漠的一片绿荫,柴达木的第一代人,如果问他们有什么遗憾的事,那就是为了柴达木的开发与建设事业,有的人失去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纯真的爱情;有的人失去了同窗好友,花前月下,柔情蜜夜,海誓山盟结下的未婚情侣;有的人已结成你恩我爱的伉俪,却长期过着牛郎织女的孤独生活;有多少大男大女本来条件优越,却久久不能完婚。

而我呢?不妨把女友当时曾给我的信物和来往的信件所写的炽热而又感人之言抄录几则:

———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同命运共呼吸,愉快地为党工作五十年……

———物质生活要艰苦朴素,精神生活要丰富多彩……

———“有情不管别离远,情在相逢终有期”……

———破窑虽陋遮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海枯石烂心不变,天长地久到永远……

———让我永远投身在你的怀抱中,享受你给我的温馨和幸福……

这是我初恋的女友,原上海某纺织工学院的一名大学生。

事实上,在人世间,爱情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它神奇的诱惑力,但在现实中,往往誓言不等于现实,她会随着时间、地域、环境、条件、情感而演变。在人生的大舞台上表演着各自的节目,而留下的是缘难尽,情未了的憾事。

悠悠岁月   留存足迹

因为我是从上海分配来柴达木工作的特例,当时在一些人的心目中,认为我是温室中的一颗弱苗,是经不起风吹雨打雪击的,既不能吃苦,也不愿受累,甚至,还有人在议论我说:“上海小赤佬能干啥?吃不了苦……”都抱着这种眼

光和偏见对待我的,不信任我,有一位科长就这么看待我,他每次在分配一项工作时,本来是我应做的事,他总是分配给他人去做,常常把我弄得很尴尬。再加上和我一起分来的有一位小青年,因怕冷,夜间解小便,不敢上厕所,就在自己宿舍的墙角挖一个坑解小便,被领导发现后批评了他一顿,后来,他当了逃兵,又跑回上海,造成很坏的影响。

为了改变人们对我的这种看法,平时,我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以诚实地劳动,辛勤地汗水、默默的工作,来赢得人民对我的信任。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我所走过的路也是极不平坦的,有时是苦风凄雨,有时是荆棘载途,沟沟坎坎苦涩的岁月,有时也有阳光明媚的天空。但是,我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逆境也好,顺境也罢,没有失志,没有失节,没有显山露水,没有

向恶势力屈服低头,没有给上海父老乡亲们丢脸抹黑,时时本着“忠厚待人,诚实做事”的准则(父母给我的教诲),维护了上海人民善良、谦恭、诚信的美德。我之所以能这么做,首先要感激一个人,她,就是我的母亲。在我出生七个月时,父亲就去世了,也许由于她经历了亡夫的惨痛,她把对父亲的思念与感情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母亲不仅对我十分关心和爱护,而且特别注重对我人品的教养。母亲还常常教育我说:“人不能有骄气、但不能没有骨气,做人要诚实、正派、守信,为他人要多做牺牲……”

“文革”中,造反派夺权心急,他们认为我是局里的老人,知道领导的事情多,便采取封官许愿,软硬兼施的手段,要我为他们提供黑材料,检举揭发所谓“走资派”的罪行。而那些局长们,都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幸存者,他们那种

艰苦朴素,公正无私,高风亮节地可贵品德是令人敬佩的,何罪之有?我绝不能泯着良心去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所以,我一次一次拒绝了他们,他们就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铁杆保皇”,对我无情地打击和报复。我就成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牺牲品。尔后,又罗织种种莫须有的罪名,诬告、陷害我。当时,我的处境离黄泉仅差一步之遥,后来幸运的是,在军分区首长和州委领导的重视和关注下,才幸免于难,还我一个公正和清白。

由于当时清理“三种人”未彻底,那些人有寻找自己的“保护伞”。所以,有的人仍在台上掌权,在我前行的路上设计的障碍竟达二十余年之久,直接影响着我的前程。

实践证明,坎坷和磨难是人生最好的老师,也是一笔最珍贵的财富。我每一次遭遇挫折和磨难,同时也孕育着希望和契机,为自己憧憬的理想和目标更加努力去奋斗。

“文革”后,尽管在人生的路上,一次又一次遭遇嫉妒、诽谤、陷害和报复,但我始终坚持以鲁迅先生“用笑脸来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一切的不幸”的教导,无论在工作上、生活上、自学等方面,用“ 咬定青山不

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为左右铭来鞭策自己,激励自己奋发上进。除在“文革”期间外,我似乎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红旗手、青年突击手,多次出席省、州、市表彰大会。特别有一次,上级领导部门已确定我出席部级五·一先进工作者的表彰会时,因本人正外出开会,个别人出于嫉妒,说什么:“什么好事都让他一个人去享受?……”就擅自扣押了上报我的先进材料,使我错过了良机。

本人文化基础很低,通过几十年的刻苦自学,从一个小学文凭都未曾拿过的人,被省上评为“自学成才者”并获大专学历,被破格晋升为高级经济师。退休前,还曾被选为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政协常委。其工作业绩也曾被

《柴达木报》、《青海日报》、《青海劳动人事》、《中国社会保险》、《社会保障》等报刊进行报道。

在数十年的风雨岁月中,人们称我是“工作狂”、是“一块金子”,放在哪里就在哪里发光。所主持的工作单位,也被省劳动人事厅、国家劳动部等上级部门多次给予充分肯定和表扬。

在殚精竭虑地完成本职工作之余,充分利用节假日,早中晚的空余时间,曾主编、编著、合编、合著出版了《青海省德令哈地区社会经济基本情况》、《中学教材人物词典》、《创业录》、《醒世录》、《家庭保健150 问》和《永恒的怀念》。其中合著的《创业录》被评为全国文史书刊二等奖。其后被收录入《中华魂·中国百业领导英才大典》、《中华创业功臣大典》、《中国高级技术人才词典》、《中国专家辞典》、《国魂·跨世纪中华兴国精英大典》、《中华百年人物大典》、《中华成功者》和《世界名人录》等三十余部大典。

退休后,为老有所为,继续发挥余力,报效社会,又撰写编选了《风雨岁月悟人生》、《人生苦旅》、《向命运挑战的人》、《宝书在手,世代益寿》、《珍趣录》和正在进行的《警钟伴着血泪而鸣》等二百余万字的书稿,由于当前出版因素的制约,本人又无一定的经济实力,故暂搁置存放家中。

2011 年,中央组织部老干部局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之际,开展《与党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征文活动,我写了《世代永铸民族魂》、《荒野里,灵魂的净化》、《永远立在我心中的丰碑》和《风雨人生路漫漫》四篇文章,分别被中央组织部老干部局会同中共内蒙古自治区老干部局、中共广东省委老干部局、中共山东省委老干部局、《老年知音》评选为全国离退休干部征文的一、二、三等奖。中央组织部并以老干通字(2011)18 号文对荣获一等奖作者进行表彰。在古稀之年为上海人民、青海人民、为生活、工作半个世纪的柴达木各族人民赢得了荣耀。

值得欣慰的事,第一代柴达木人,不仅为这块神奇而美丽的热土献了自己的青春,同时也献了自己的子孙,就以我的几个子女来说吧。他们仍沿着我们的足迹,继承我们的事业,在这块热土上,仍以诚实地劳动,善良的情怀,高尚地

人品,在默默勤奋地耕耘着,有的是医务工作者,有的是领导干部,有的是中、高级技术人才,就连我的下一代的下一代,大学毕业后,他们也同样为青海、为柴达木的建设在做奉献。总之,个个事业有成,我感到高兴。

时光像流水一样,几十年的风雨历程,犹如瞬息流星一闪而过了,虽饱经沧桑,历经忧患,即使长江的流水,也流不尽我对双重故乡的怀念和美好的回忆。虽然,我在那辉煌的年代,没有谱写下什么赞歌,没有做出什么伟业,但对我第一故乡的思念和第二故乡血浓于水的深情,仍像一座座雕塑,永远立在我的心中,是写之不完,诉之难尽的。

如今的柴达木,再不是过去那种“千里瀚海无人烟,茫茫戈壁少人行”的荒凉景象了。雄伟的山姿,漾漾的水影,葱郁的树木,缤纷的花丛,鳞次栉比的楼群,宽阔平坦的街道,休闲娱乐的广场和大街上川流不息的汽车,公路、铁路横穿

全境,民航、通讯便利快捷,草原牛羊成群,人欢马叫,湖中鱼儿跳跃,农村叠翠铺金,绿荫覆盖大地。沉睡了千百万年的大漠被唤醒了。昔日那种“疾风卷溟海,万里扬砂砾,仰望不见天,昏昏竟朝夕”的景象已永远成为历史。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平凡而渺小的人,曾为开发和建设柴达木添上了一砖一瓦,为上海人民争得了荣耀,为柴达木人民奉献了青春我无怨无悔……

现在,柴达木成了我永久的故乡,真正的人生归宿。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怀念上海,我挚爱柴达木,你们是我心中永远闪烁着的两颗星星,远隔数千里之外的儿女向你们祝福:

祝愿上海永远繁荣昌盛……

祝愿柴达木永远蒸蒸日上……


投稿、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