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格勒特色文创体验馆
商城分类
  • 非遗文创
    手工艺
    木雕烙画
    羊毛类
    特色工艺品
    非遗原生态体验馆
  • 生活体验馆
    海西最具特色店
    德令哈最具特色店
  • 柴达木枸杞
    黑枸杞
    红枸杞
  • 智慧书城
    本土图书
    本土音像
    本土
  • 旅游摄影
    柴达木旅游
    柴达木图片库
    摄影家
    主题展览
    画家
  • 书画展厅
    书法销售区
    美术销售区
    书法家
  • 传承馆
    特色传习所
    传承项目
德令哈我青春的见证----------井石  第2页
发表时间:2015-06-18 00:00作者:​井石

德令哈我青春的见证

井石

我出生在日月山下湟源县一个叫纳隆的山沟里,按那时的说法,一家三代全是“苦大仇深”的“贫民”。1970 年时我17 岁,那年7 月,我从湟源中学(今湟源一中)初中毕业后,背着铺盖卷儿回了村。离校前,老师要我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一是准备把青春献给“广阔的天地”,在“农业学大寨”的第一线“战天斗地”;二是“等待人民的召唤,去其他战线闹革命”。所以三天两头地跑到公社里打听有没有招工的指标到来。也是心想事成,刚扛了两个月的铁锹,青海卫生学院就来湟源招生,分给我们公社一个名额。经我活动,再经“贫下中农推荐”,便转到“卫生战线”上来了。

专业是到卫校后才分的,所以,到卫校学什么全没目的,就等着“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宣布分班名单那天,全校新生集合,校长讲话,说这届同学分班,除农医班、护士班、检验班,还有一个特殊的班,这个班叫工业卫生班,全班只要10 个同学。由于这个班的特殊性,选拔到这个班的同学家庭历史清白,政治觉悟高,个人文化水平相当。听到此话,新生中间就“轰”一声,私下议论,这是从饭锅里掠油花呢!然后就宣布名单,结果我就在名单之上,于是,我有点洋洋自得地站到那10 个同学之中。

我们班同学虽然住在卫校里,吃在卫校里,可没有在卫校里上一天课。西宁北大街有个工业卫生科,它虽隶属于青海省卫生防疫站,其业务工作完全独立,分好班的当天下午,我们10 个同学便被带到了工业卫生科。一间会议室变成了我们的教室,教学任务由该科科研人员担任,10 个同学一面5 个坐在会议桌两边,老师端坐主席台位置。先是为期一周的保密教育,直到这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专业是搞放射性核监测,说明白一点,就是为我国当时所进行的核试验提供同步监测资料的。

如著名的西海镇原子城现已对外开放一样,现在我们的工作性质也是众所周知的了。但那时候,这项监测工作,对外是严格保密的。人们不知道工业卫生科到底在干什么工作。也是到了工业卫生科以后我们才知道,原来就在1970 年9 月,国家在德令哈也设置了同样性质的工业卫生站,并下批文指示从青海省卫生学校所招新生中选拔10 名同学进行专业培训,毕业后,5 名同学留省工业卫生科,另5 名同学去新建的德令哈工业卫生站开展工作。培训期间,德令哈工业卫生站的工作暂由省工业卫生科派员进行。

因为这个专业门类复杂又没有现成的教材,只好先由老师备好我们要学科目的课,再由我们自己刻蜡板油印出来。一年后,同学们被分成原子核物理、反射化学、反射防护三个专业组,由专业老师分开授课。1971 年9 月,两位老师被轮流换到德令哈开展工作,我和另一位同学同去实习。

那也是我第一次到德令哈。1971 年的海西州因从大柴旦搬德令哈时间不长,除州医院和百货公司为两层楼外,一律的平房,沙土路。德令哈工业站(现妇幼保健站内)还在筹建中,临时工作点在巴音河边的海西州物资供应站内一排平房里。

初到德令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巴音河和柏树山了。我从未见过如巴音河那样清纯、湛蓝的水,哗啦啦的就如流着一河诗,而柏树山却奇石突兀,危峰壁立,一棵棵百年老柏盘根于崖缝之中,又如一篇气势磅礴的散文。因为那时候的我不会写诗, 但特喜欢编“青海花儿”,于是就编出两首“花儿”来,随手写在了我的业务笔记本里,后来,我就将这

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十多年后一次整理书箱,偶尔又发现了它,觉得还有点意思,便记住了:

金龙抬头的柏树山,

远看是金光闪闪;

德令哈坐落在山跟前,

活像是才开的牡丹。

柴达木盆地好地方,

聚宝盆闪的是金光;

寻宝的人们把花儿唱,

双手儿把宝盆端上。

这两首花儿现在看来编的不怎么好,不是“金光闪”,就是“闪金光”,当时好像没有其他的形容词用了。但是,抛开内容不讲的话,用“花儿”的形容来赞美德令哈,也许我还是第一个呢。

三个月后,来换我们的老师和同学到了,但这三个月的实习期中,我对德令哈产生了情感,离开德令哈前,我对老师说,毕业后我想到德令哈工作。

两年后的1973 年2 月14 日,我真的回到了德令哈。这时候,我们的工业卫生站实验大楼已经进入内部修饰阶段。我们5 个同学到位后不久,就搬进了新的实验室。30 年后出版的《海西州志》卷五医药卫生编载:“1970 年9月,国家拨款45 万元在德令哈文化路兴建工业卫生站,1973 年10 月交付使用”。“1973 年2月,青海省卫生学校工业卫生班毕业生5 名分配到该站,肩负放射性监测工作,其中原子核物理专业2 名,放射化学专业2 名,放射防护专业1 名。同年 月,青海省卫生防疫站工业卫生科最后一批工作人员撤回西宁”。那两名原子核物理专业的人中一个是我,一个是杨忠城。两名放射化学专业中一个是王志刚,一个是杨苍林;放射防护专业是李长荣。

我们的实验楼虽然只有三层高,但它却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德令哈的最高建筑,算是当时的一道亮丽风景,许多人在德令哈摄影留念,都喜欢以我们的楼为背景。

德令哈卫生站建制为正处级,我们的第一任站长叫贾洪凯,是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工农干部,虽没有文化,但人很好。因我们的工作专业性太强,领导无法参与,所以,该开展什么业务,干到什么程度,取得的数据资料如何向北京方面汇报等等重大事,全由我们5 个刚过20 岁的青年人自己安排决定。站长的任务就是召集政治学习,念“梁效”的批判文章,督促我们晚上早睡,早上早起,告诫我们一个月的粮要安排好,不要搞得上半个月撑死,下半个月饿死。

虽然如此,可我们把各自的专业工作干得非常到位,监测到了许多至关重要的数据资料。记得为了调查全州地表及地下水的放射性本底数据,我一个人曾在一个大冬天里穿一件皮大衣,坐一辆解放牌大卡车,跑遍了柴达木的每一条河流和水井。我的其他4 位同学也各尽其责,表现出其优秀的敬业精神。

几年的共同努力中,我们出差错率为零地圆满完成了配合国家进行的地面核试验同步监测外,还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柴达木盆地沉降灰、大气气溶胶以及水、动植物的放射性本底数据档案,得到北京方面的肯定和表扬。

1978 年,北京召开第一次全国科学大会,在那次由郭沫若同志主持的著名科学大会上,德令哈工业卫生站被评为“在放射性本底调查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受到大会表彰,颁发了荣誉证书。

也是1978 年,我国对外宣布停止一切核实验,我们也胜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同年10 月,该站转为民用,与海西卫生防疫站合并,成为防疫站下设的工业卫生科,面向社会,开始了放射性医疗设备及放射性同位素使用单位的监督监测工作。

1982 年,我们所做《德令哈工业卫生站工作总结资料》,被当时的专业权威版本《中国环境放射性水平及卫生评价》一书收编。

从1970 年9 月德令哈工业卫生站的设置到1978 年10 月撤并,虽然只存在了10 年时间,我们5 位同学将自己热爱的专业从学习到工作也只干了8 年时间,但是,我们还是非常骄傲,因为我们5 位同学将生命中最美的一段年龄献给了当时最前沿的科技事业,填补了柴达木放射性本底调查的空白,也用我们青春年华,为我国的核工业建设,添加了绵薄之力。

100%正品
正品保障 假一赔十
低价保障
缩减中间环节 确保低价
30天无忧退货
国内退货 售后无忧
满88包邮
部分特殊商品除外
服务保障 正品保证 7天无理由退换 退货返运费
支付方式 银行转账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商家服务 培训中心 广告服务 服务市场
物流配送 免运费 海外配送 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