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傻讨红包----------刘先卫(65)
44
作者:刘先卫

二傻讨红包

刘先卫

二傻有的是力气,在表哥陈总的建筑工地上做活,蛇年过了个把月还没领到一分工钱。二傻小时候发高烧脑子被烧坏了, 加减乘除算不清,在陈总的手下打了一年工,领队的包工头加上公司七扣八扣,一年幸苦到头工钱仅有5000 元,这

5000 元也是一拖再拖,至今没有拿到手。眼看接近年关,连家里唯一的老娘都会饿死,把个二傻急得抓耳挠腮像猴子跳。

二傻家里穷得揭不开锅, 母亲常年卧病在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央求陈叔找陈总说情在工地上觅到一份力气活。陈总嫌二傻人傻,干活工钱多少懒得过问。二傻做了一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二傻决定不再在陈总的公司做事,觉得陈总为人不地道, 还不如去外地打工挣一分算一分。为了讨回5000 元工钱,二傻的母亲给陈叔提起过,但毫不见效,陈总叫父亲不要管,他自会有分寸安排。

二十四过小年是陈叔七十大寿,老子生日暖寿的晚上陈总花了8000 元请市花鼓剧团唱了一夜戏,第二天在镇上的百姓酒楼花两万订了50 桌酒席。陈总的老子生日,请戏办酒的钱归陈总出,接人情随礼红包由老子自个安排,目的是让老子高兴欢喜,自己反正不差钱,也图个孝敬父母的好名声。农村办生日酒,经济条件一般的是回赠寿碗寿面,家里经济条件较好的为了图省事,干脆打发一个50 元的红包。陈叔家当属富裕行列,儿子陈总有的是钱,回赠来祝寿的红包100元,既风光又体面。

邻居看望二傻母亲,得知二傻没领到工钱又没钱过年, 见孤儿寡母可怜, 二话没说借给500元。母亲将500 元交给二傻要二傻到陈叔家去上寿礼,好说歹说一个晚上,二傻就是一百个不愿意。

二傻心里寻思, 借邻居的钱去恭手送人吃酒,母亲和自己过年吃啥子?第二天母亲记上心来,骂二傻一句“神经病”。小时候大人见二傻傻傻地笑,个个叫他神经病,他以为别人喜欢他就笑得更厉害。二傻听了这句“神经病”,只得乖乖将借来的500 元拿出来,中午壮胆走进了百姓酒楼。百姓酒楼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陈总满面春光应接不暇,有县里乡里村里的领导,也有手下的员工,还有七、八位没拿到工钱的兄弟。

二傻上了500 元礼金, 陈叔也回了一个红包,二傻看也没看就揣进了裤兜里。二傻选择一个角落与民工兄弟坐在一席,本来不沾酒的二傻不会猜拳行令,在兄弟们的劝说下喝得晕晕乎乎, 云里雾里,这顿酒二傻越吃越闷越吃越急。一想到钱二傻后悔不该丢下老娘来吃陈叔的生日酒,工钱没拿到家里又欠债500 元,想着想着手伸到裤兜里。二傻用手紧抓陈叔回礼的红包,感觉红包轻飘飘的,拽出来急忙打开。二傻掏鼓了半天,里面空空如也。

这几年物价涨人情也跟着涨声一片,令二傻吃不消的是, 偏偏有人爱办酒,什么生日酒、乔迁酒、结婚酒、满月酒、升学酒、老人酒,这个酒那个酒。每次送礼由原来的10 元直线上升,关系疏一点的现在不少于100 元,亲一点的500 元

还拿不出手, 一年光吃酒的钱就要开支上千块。陈叔生日不是母亲催他过来的, 他会来个球!为了讨回5000 元工钱,二傻出500 元人情,如真回赠100 元他准备称几斤肉买几挂过年的鞭炮热闹热闹。可是陈叔偏偏回赠了自己一个空红包,

这在乡里是一件很忌讳的事,预示当事人会倒大霉、有灾难。按照通俗说法,他陈叔明明看不起我二傻。你二傻分明就是个傻子!傻蛋!日后叫娘儿俩在村子里更抬不起头。

二傻心一沉,问同桌的兄弟:呃,你们回礼的红包有钱吗?

嗝,看过了,包了100 元!

二傻大字不识得,死牛筋一个,只认得理。

也是二傻酒劲上来了,脸憋得通红。二傻离开酒席,摇摇晃晃几步窜到陈叔面前:

叔啊,你看……看我二傻……傻,瞧不起……我是不?

陈叔一头雾水:二傻,你说啥子话?

二傻将空红包递给陈叔:叔,你……你……

这不是寒碜我吗?

陈叔捏着空瘪的红包,有点怀疑地问二傻:你给我红包,我不是回了你100 块红包吗?

陈总见二傻在发酒疯,立即赶了过来,威严地站在二傻面前:二傻,你在闹什么?

二傻舌头大了,说话结结巴巴:你……是谁?你又不是黄世仁、刘文彩,我……我……不听你的……

陈叔说:神经病。我给你补发一个!

就在陈叔讲二傻是“神经病”的话刚出口,二傻一激灵酒醒了人也清醒过来。二傻从陈叔手里抢过空红包,用手高高举起,说话利落起来:叔,您老人家七十高寿,我侄儿二傻,别的本事没有,但孝敬您的分子我没有少,我送了您整整5000 元啊!这是我在表哥工地上做一年的辛苦钱、血汗钱。我盼您回个100 元红包,我就等着这100 元过年称几斤肉,可您老人家还给我的是一只空红包。娘啊,儿对不起您哪!

二傻惦记着表哥欠他的5000 元工钱,祝寿500 元硬说成了5000 元。傻子到底分不清数字。说着说着,二傻蹲下身子嚎啕大哭起来。

喧哗的酒楼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陈总身上。

陈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陈总没有想到又傻又蠢的表弟吃了豹子胆敢在这个场合讨红包,他完全被二傻的气势震住了。二傻的话如一记重锤钝着陈总的心窝子。二傻不傻啊!陈总无地自容任凭良知撕咬他肮脏的内心、泪水洗涤污秽的灵魂。

陈总毕竟见过世面,他很快回过神来,抱住二傻:兄弟,我的好兄弟,是大哥对不起你!欠你的工钱今天按实核发一分不少,另外发你5000元红包过年,其他兄弟一视同仁。

啪.……啪……!不知谁带头打破了沉默,酒席上立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投稿、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