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和零零后的童年----------黑王辉(56)
21
作者:黑王辉

八零后和零零后的童年

黑王辉

我是八二年出生,今年三十一岁,上过大学,找过工作,带着黑框眼镜,会玩智能手机,典型的八零后。女儿呢,零八年出生,今年五岁,上着幼儿园,玩过过山车,会上网,会玩游戏,爱看动画片,典型的零零后。

我的童年可以说非常不幸。我出生的时候,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物质条件还不算太好。每天吃的都是自家地里长的东西,自家麦子磨的面,自家菜园里种的蔬菜;一年四季就夏冬两件衣服,逢到过年,才添置一件新衣服,那时候的

衣服,基本上都是补丁摞补丁;鞋子,不是底儿磨破,便是漏了脚趾头。想吃个雪糕,还得拿鸡蛋去换,而鸡蛋,往往是要换取油盐酱醋的,所以,雪糕常常还是吃不上。

女儿的童年,可以说也非常不幸。女儿出生的时候,我们的房子还没有装修好,我们还住在租的房子里,加上要还房贷,往往要省吃俭用。我要上班挣钱养家,所以照顾不了休养中的妻子和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只好把她们送回老家。每月只有在月底时,我才能见她们母女一面。每每想起这些,我心里就非常沉痛。

可是,我的童年,又是幸福的。想起那些个在村子里疯跑疯玩的日子,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偷家里的啤酒瓶换零食,偷桃摘李,欺负比自己更小的孩子,几乎是无恶不作。父亲进城卖粮食,给我买了一套“四大名著”小人书,我高

兴了好几个月,那是我对文学产生兴趣的根源。家里来了客人,还能吃上一顿鸡肉面片儿,至今我仍认为,那是天底下最好吃的美食。

女儿的童年呢,也是幸福的。她三岁的时候,该上幼儿园了。这时,我们的新房已经装修好,全家都搬了进去。我上班晚,下班早,每天都是我接送她。我骑着电动车,她在后面揽住我的腰,问我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我都耐心解答。

她想吃什么零食,我都偷偷给她买,不让她妈知道。我说这是属于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女儿对此乐不可支。

我的童年有遍地的庄稼,有小径上的野花,有花上飞舞的蜜蜂蝴蝶,有青草上跳来跳去的蚂蚱;女儿的童年有游乐场,有过山车,有旋转木马,有跳跳床,有公园深处吹来的带着油香和肉香的风。

我的童年有煤油灯,有手电筒,有可以听歌曲和评书的收音机,有需要到别人家才能看的电视剧;女儿的童年有电影院,有电脑,有芭比娃娃,有《喜羊羊与灰太狼》,有看不完的动画片。

我的童年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我们可以一起玩泥巴,一起叠飞机,一起上学放学;女儿的童年也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可以一起捉迷藏,一起看小人书,放学的时候,各自挥手被他们的爸爸妈妈接回家。

我放学之后,甩开书包,只一味胡玩疯玩,天黑了才被母亲“回家吃饭”的吆喝声叫回家;女儿放学之后,还要到画室学一会儿画,或者到舞蹈室跳一会儿舞才能回家。

我不知道我和女儿的童年谁更不幸,也不知道两人的童年谁更幸福。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是这般痛苦与快乐交织,就像每个人的人生一样,在前进的道路上,有风雨也会有阳光,有鲜花也会有荆棘。这些道理,等女儿慢慢长大的时候,我会告诉她,让她学着坚强!

投稿、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