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原 是一种快乐----------杜东剑(23)
12
作者:杜东剑

在高原是一种快乐

杜东剑

八年,一个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日子,在青海,在高原,我收藏阳光。

那一刻,站在青海湖边,冻到双眼朦胧,不为湖边那一缕阳光,只为等待中的那一秒。

那一天,我疲惫不堪,站在苍茫的木里山岗,不为眼前那一片壮观出煤平台,只为山顶那片落寞寂静。

那一月,打开锁心结,细数林林总总,不为摆脱那一时纷杂,只为寻求那片刻的简单自然。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寄托,牵挂于世上的某一角落。它们也许是路过你心灵的风景,却在你的心里永不褪色。心是无与伦比的想念,人却总是在钢筋水泥的世界中穿梭,眼前匆忙而过的人群,形形色色。不经意的转身,看见的依然是曾经落寞的繁华。

蓦然发现,那些纠结于内心的俗世,从什么时候占据了你整个大脑,生活,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繁冗复杂,时间从何时变得如此冷漠,自己又从何时变得如此陌生,然而,强颜欢笑,就如同昙花一现,蒙蔽了双眼。

佛门中说,如果不是斟破,又怎能放得下,从而获得纯粹的自在。斟破不是一首诗歌,一段音乐,一句名言带来的一时感动和领悟。或者,只需将自己化作一粒种子,在这个纯净的高原重新被浇灌。在这里呼吸,就像是雪山上一缕稀薄的空气含在嘴边。在这里沉睡,就像是绿色森林资源的水分子萦绕周遭,没有尖锐的冷漠感,只有纯粹的清澈,她是安静的,宛若湟鱼潜游在水深处。没有浪花的波澜,平静的让人感到温和。

世上,再神奇的珠宝,也不及蔚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原。这是大自然的恩泽,赋予人类最美妙的花园。广阔草原,没有沸腾的人潮,雪山之巅,没有城市的喧嚣。自然,是人类最好的心灵导师,千万静默,一坐一忘。在自然面前,请放慢前行的脚步,让生活的痕迹,被清风抚平,岁月的斑驳,让雪水冲刷。理智亦不失孩子气,剔透又不失色彩,自然亦不失自我。

又是秋日,天空越发高远,草原的绿色渐渐褪去。四季的更替,在自然面前,感受的不仅仅是一片新绿,而是奇特自然不断变化的高原灵气,每一件新装都是自然最纯粹的能量。突如其来的一朵白云打破了天空的宁静,细长的溪水缓缓地在冰下流向下一处地点,不含一丝犹豫,不求一点回报。

又有什么值得犹豫呢?如果你还随着俗世的洪流急速向前,不妨停下来高原,细细的品味,在这片天空之下,只属于你的那种自在、纯粹及超然。

让阳光照进心间

                                                          ———丁松英

相传,纳兰明珠罢相后,在家中读起儿子纳兰容若的《饮水词》,不禁失声恸哭:“这孩子,什  么都有了,可他为什么不快乐呢?”

为什么不快乐呢?倘若把这句话拿来问自己,想必心中定然会有倾塌了楼宇,为烟尘所窒息的感觉吧?

怕是因为,每个人的心房,都有那么一扇窗子。不将它推开,任窗外怎样的春光晴好,心中,依然寒冷潮湿。

其实,我们的心,需要阳光驻留—————需要去收藏生活中的阳光,哪怕是一丝笑意,一缕清欢,都将成为挥之不去的温暖。

几十年前的一天,金岳霖邀朋友们参加他设的宴席。众人坐定后,还不知道这次宴会的缘由。金岳霖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这个为了林徽因终生未娶的男子,当林徽因先他而逝后,仍然记得为她庆生。世人也许觉得这有些凄凉,殊不知,那个女子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早已化作一缕缕阳光,将他的心照得温暖明亮。对他而言,这便足够。

当我们的年华老去,热情不再,凭借记忆积攒的阳光,依旧能使心房的炉膛熊熊燃烧。

不止记忆是我们人生的阳光,未来也一样。到过的地方都已成为过往,没到过的地方都尚为远方。只要远方尚在,我们仍有理由敞开心扉。窗外,可以是莺啼暖阳,也可以是寒鸦聒噪。拣尽寒枝,有人目存远方而不肯将栖,有人却安于如此,再难展翅。容若因情因仕而关闭了心中的窗口,不想未来,凭着记忆的余烬延续着生命。因此,他的心在刚及而立之年便已冰冷暗沉,终于溘然长逝。而反观稼轩,二十三岁起兵助宋,却在南方蛰伏四十三年。他是凭着一股怎样的执著,把抗金复国的希望化作阳光,一丝不落地填满心间。也许,有无数的委屈和怨愤,有无数的理由让他失望而去,可是,一念执著,竟至于斯。当他写下“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

否?”的时候,他已然赢了一生。

由此,可见未来的希望,比过去的回忆更加光亮照人。

在北京的那几年,我总是去万安公墓。不为凭吊,只是想看看在这样一个静守岁月的地方,有怎样的人生百态。其间常有一先生,带一束花,轻轻自语,然后,提起公文包,走进生活。我想,他的内心也满是阳光的吧。

收藏阳光,便是收藏已然发生和将要发生的美好,也许并无刻骨之情,举国之志。只愿人们把爱与希望铭记,享春色正浓,岁月静好。

投稿、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