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杯茶----------马雪夫(9)
13
作者:马雪夫

人生一杯茶

马雪夫

柴达木的酷暑来得迟而且猛烈,记得刚刚从碧树红花的西宁来到柴达木时,那种酷暑的确让人难以承受。心中那些绿色的梦想似乎要被这酷暑灼枯殆尽了。时间会改变一切,情感也会改变一切,毕竟年轻的心还能耐住岁月的磨砺。

当真正懂得感恩的时候,我们不再为了鸡毛蒜皮的琐碎,感慨命运的不公。也许一杯苦涩的砖茶就能让几个陌路相逢的孩子,在简陋的土坯房里,依然感到家庭的快乐和友谊的可贵。无论以后成为了什么样的人,心里最柔情的还是那些朴素的缘分。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快乐,不同的人群创造不同的快乐。我不期待那些酒肉朋友之间的快乐,是酒肉总会有腐烂的那一天;我期待那些茶水一样淡泊的朋友,看似淡远,而余味幽深。

尽管现在我不再习惯喝那种苦涩的砖茶了,可是每当看到它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起那些在砖茶的苦涩里浸泡过的朋友,那怕是时空让这些相聚于大漠深处、相望于江湖之间的朋友。无需去考虑他们是不是已经被世俗的画笔涂抹得失去了自己的本色,无需去思量人与人之间的功利主义,无需去遥望会不会有朝一日的契阔。只要心中珍藏那些最初的情怀就已经足够了,就像珍藏一坨普洱茶一样,让时光去慢慢发酵真情。

对于茶水的思念,其实就是对于一份情感的思念。我是一个不懂茶的人,因为不饮酒,才迫不得已把茶水当做了招待朋友的东西。回过头来细想,在心中最难忘的却是最朴素的朋友。尤其是那些像茶水一样的朋友,余味更加绵长。“采菊东篱下”的那位姓陶的老朋友,可能把鲜艳的菊花当做了茶,以败心中愤世嫉俗的火气。虽然他老人家已经作古,可是心灵的通道没有关闭,与这样的朋友神交,也是人生的一件快事。

高原人喜欢砖茶,砖茶是热性的,能够抵御高原的寒冷。砖茶在高原人的手里,还变化成了许许多多的名堂,藏茶、奶茶等等,都是砖茶的派生品。尽管我对这些茶了解甚少,可是那大碗喝茶的豪情,却不亚于梁山好汉的喝酒。砖茶给高原人的不仅仅是豪情的外表,更给予高原人强健的体魄。老岳父在世的时候,每天早晨一大搪瓷缸子砖茶水,那种苦涩与中药汤差不多,他喝得有滋有味。他说他的力量是砖茶给的,如果一天不喝砖茶,就没有精神。我们开玩笑说,他已经染上砖茶的毒瘾了。他活了八十多岁,若不是腿子骨折,我们坚信他会活好长时间的。

可是在我的记忆里,茶也兴旺了我们的家族,这个兴旺不是茶马古道上的那种,而是声色犬马上的。我的一个太爷爷用砖茶喂养了一匹走马,那匹走马在一场赛马会上跑得第一,高价卖给了一个大户人家,我们家就靠着那匹走马卖来的钱发家致富,逐步成为了一方大族。小时候听父亲说起这个遥远的故事,感觉这是一个传奇,不敢相信一个家族的兴旺竟然与普普通通的茶水紧密相连。我不得不佩服我那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太爷爷。

想起这些的时候,我的内心是苦涩的,但也充满了力量。我不能忘记儿时的情景,母亲把一个茶缸炖在燃烧着牛粪火的火盆边上,呲呲作响的茶缸里的砖茶水慢慢地翻滚着,就像那些没完没了的闲谈。父亲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水,不紧不慢地和母亲拉着家常,房子里弥漫着茶水的芳香。我看见他们就像两个铜铸的塑像,在我的心里千万年也不会消失。

第一次近距离观赏茶艺是在杭州的桃花坞,那些被游客统称为美女的姑娘,就像画眉鸟一样,一边给客人表演茶艺,一边推销龙井茶,让那些紧捂口袋的游客情不自禁地掏腰包。过后都有上当受骗的感觉,我想这就是茶水的诱惑。

第二次是在洱海的船上,品味了白族的三道茶,那种先苦后麻再甜的滋味让人难以忘怀。这种把茶水上升到人生的思维,的确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

吴大千是一个有心人,他喜欢喝酒,而我们却以茶相交。在给我亲手做了一把紫砂壶之后,他还经常从黄山邮寄一些茶叶过来,让我不知不觉地把与他的友情喝进了自己的人生。

人生就是一杯茶,需要慢慢去品味。

投稿、购物